尋子15載|申軍良漫漫尋子路回顧:賣車賣房,花掉150萬

尋子15載|申軍良漫漫尋子路回顧:賣車賣房,花掉150萬

3月6日21點30分,廣州市公安局新聞辦公室通報,3月4日,增城警方在上級公安機關的指揮和梅州警方的支持配合下,經過十幾年的不懈努力,終于尋找回15年前在增城被拐的少年申某。6日深夜,尋子15年的濟南漢子申軍良發布朋友圈稱,通報中的申某就是他15年前被拐走的兒子申聰。

3月7日上午,申軍良連夜開車到達廣州,將與自己的兒子相見。整整十五年,申軍良的漫漫尋子路終于有了結果。

多年來,作為家鄉媒體,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一直關注著申軍良的尋子之路,為其遭遇鼓與呼,助力其早日找到失散十余年的兒子。如今,申軍良終于如愿了!

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申軍良的十五載尋子之路~

2005年1月4日——
1歲兒子在廣州增城租處被搶走

2005年,申軍良在增城一個公司務工,妻子在附近租房帶孩子。2005年1月4日上午,申軍良的妻子正在做飯,1歲的孩子在床上睡覺,突然兩個人走進來,從背后把妻子抱起來進行捆綁,嘴巴、眼睛、耳朵都被抹上藥,隨后搶走了正在睡覺的兒子,作案者中有兩個是他們的鄰居。外面有把風的女人,得手后抱著孩子乘坐摩托車逃跑。他們從沙莊逃到石碣再到博羅。


孩子被搶走后,申軍良辭掉工作踏上了尋子之路。15年來他一直沒有放棄,幾乎走遍了廣東大半個省。

2005年至2008年——
四年尋子,車賣了,房也賣了 

2005年至2008年的四年時間里,申軍良跑遍了珠海、深圳、東莞、廣州。打聽到人販子鄰居去了珠海,他自己印了一大摞尋人啟事,就跑過去了。他見人就問,大街小巷都貼了尋找申聰的啟事。剛開始的時候,他甚至沒有住過賓館,累了就在墻根或者草地上瞇一會兒。一睜眼,又開始找。


打印一張尋人啟事最便宜6毛錢,在珠海發了近10萬份尋人啟事,不但積蓄用光了,申軍良還欠了一屁股債。

2008年底,他回家把車賣了;2009年,他又把老家的房子賣了。

眼看著表弟家快垮了,在濟南開家具廠的表哥想幫他一把。本來想讓他到廠干管理,但為了時間自由些,申軍良開起了貨車。

2009年至2015年 ——
七年跑了15次廣東 

2009年至2015年7年的時間里,一有消息他還會往廣東跑,前后去過15次左右。留在濟南的時候,他也會通過各種渠道打聽。


2016年3月至4月—— 
5名涉申聰被拐案犯罪嫌疑人落網

2016年3月至4月,5名涉申聰被拐案犯罪嫌疑人(張維平、周容平、陳壽碧、楊朝平、劉正洪)落網。

2017年6月 —— 
惡魔“梅姨”浮出水面 

2017年6月, 嫌疑人張維平供述其曾在2003年至2005年拐賣9個兒童,其中包括申聰,均通過一名被稱為“梅姨”的女子介紹和聯系轉賣,并支付對方介紹費。

為核查“梅姨”情況,根據張維平的描述,廣州警方繪制了“梅姨”的第一張模擬畫像,并發布懸賞通告,但未獲得有價值舉報線索。該通報稱,綽號“梅姨”的女子可能涉及多起拐賣案件,“真實姓名不詳,現年約65歲,身高1.5米,講粵語,會講客家話,曾長期在增城、韶關新豐地區活動(不排除其就是該地區人)?!?/p>

據落網的張某交代,一眾嫌犯聯系“梅姨”尋找買家,在河源市紫金縣的一個飯店做了交易,把申聰賣給了一對夫婦。據張某交代,在2005年1月6日,一干搶走申聰的嫌疑人,以一萬元價格,將孩子賣給“梅姨”,當年該女子年齡在51歲左右(到今年應該是62歲左右),交易地點則在增城賓館附近,張某猜測,“梅姨”當時就在增城區湘江路中橋附近居住。

2018年12月28日 —— 
涉拐賣犯人被判刑,倆主犯死刑 

2018年12月28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張維平、周容平、楊朝平、劉正洪、陳壽碧拐賣兒童一案進行一審公開宣判。以拐賣兒童罪判處張維平、周容平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楊朝平、劉正洪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陳壽碧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罰人民幣三千元。


張維平被認定為拐賣9名兒童,作案時間是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被拐的9名男童,當時最小的1歲,最大的3歲,其中8人被賣往河源市紫金縣。

當天凌晨,申軍良從濟南坐飛機趕到廣州。聽到判決結果,他和其他家長一樣,心情很矛盾。張維平該死,但他們怕張維平死了,中間人“梅姨”就斷了下落。畢竟,9名被拐騙來的孩子都是通過中間人“梅姨”來完成交易的。

2019年3月——
“神筆警探”林宇輝繪出“梅姨”畫像

2019年3月,應被拐兒童家屬多次要求,廣州增城有關部門派員陪同曾替被拐兒童畫像的模擬畫像專家林宇輝找一名疑似認識“梅姨”的男子對“梅姨”畫像。廣東警方稱,經張維平辨認,此第二張畫像與“梅姨”相似度不足50%,且與第一張畫像差異較大。


2019年11月,一張呼吁大家尋找人販子“梅姨”的圖片在朋友圈廣泛流傳,引發全社會關注,廣東、湖南、四川、新疆等地均有舉報及辟謠信息。

廣東警方回應稱,由于“梅姨”參與該系列案的線索屬于張維平指認,公安機關仍在進一步核查中?!懊芬獺鄙矸縈氤は嘣菸床槭?。目前各地出現的“梅姨”信息均不屬實。

2019年11月13日——
廣州警方找到兩名被拐兒童

2019年11月13日, 廣州增城區分局通報人販子“梅姨”案新進展,找回其中兩名被拐兒童,組織家屬認親。警方表示,此類案件因作案隨意性較強、痕跡物證少,且在當年條件下缺乏視頻監控等技術,破案解救難度較大。

2019年11月19日,廣東警方鄭重表示將繼續積極尋找其余7名兒童下落,嚴厲打擊拐賣犯罪。

同年,申軍良為了找孩子花了150萬左右,外債就有50萬。他從2016年開始攢著各種票據,僅2016-2017年就有20多萬的車票、打印費、住宿費等。

2020年春節——
申軍良接到廣州警方通知

2020年3月5日,申聰父親申軍良在春節前,已收到廣州警方的通知,“孩子可能找到了”。5日下午,申軍良被通知來廣東認親。

2020年3月6日——
廣州警方通報被拐15年的申某找到了

2020年3月6日晚,廣州警方通報,廣州增城被拐15年的少年申某被找到了。之后,申軍良發布朋友圈稱,通報中提到的少年申某就是他的兒子申聰。

2020年3月7日——
申軍良赴廣州與兒子相認

2020年3月7日,申軍良連夜趕到了廣州,與自己被拐賣15年未見的兒子申聰相認。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將持續關注此事。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袁野 整理)

37  收藏
繼續閱讀
評論(14
登錄 后參與評論
淘寶聯盟